哈欠猫的小屉子


**    -[fragments]
Time:2008-02-18

天气不那么冷了,白天晴,晚上外面刮起了风,颇有早春的感觉,其实时候未到.新的一年又开始了.今天是星期二.

春节去了上海和武汉,武汉本身很符合那句"最大的地级市"的评价,武汉大学好大.东湖也有点浩淼,依山而建的女生宿舍有点像荒芜道观,墙体呈现出一种风蚀的土色,但比一般鬼片里见到的要高大有气势.墙脚下有一排枝条萧索的树,不是老梅,是樱花,古怪的是日本人栽种的,据说这里做过日本伤兵的疗养院,现在每到开花时节便每天有数十万众进入校园来参观.然后门票还成了学校的一笔收入.另有一处长江集团大楼,第一次见到盖那么大的那么土的建筑,让人联想到某种远古农具.

其实也没做什么,可是回来就是很累.

上周上了两天班就歇着了,周末没出门,但在家也没做什么.睡得很多.

很混乱很疲惫.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到了一个地方,前面是陆地,有树,缓坡和房子,后面是一洼一洼的蓝色水域,风像水一样拂过,分辨不出凉暖.这种陆地和水域的格局以前好象也梦到过,那次仿佛是毛岸里,小时候湖边的一个地名,因为远从来没走去过.现在这个格局在梦里被我悟做珠海.


  Posted at  2008-02-18 21:41:00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