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欠猫的小屉子


菲利浦·迪克和他的《少数派报告》    -[]
Time:2005-12-07

今年好莱坞暑期强档大片《少数派报告》确实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好莱坞面临极盛之后的转型期,许多影片为求出奇制胜,往往倚重于高科技制作,却使内容流于浮浅松散(如《星球大战》)。而这部由汤姆·克鲁斯主演,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科幻巨制却不落俗套,没有让炫目的科幻特技占据内容拓展的空间。在观看的过程中,吸引观众的依然是情节中的逻辑和悬念,人物的性格与张力,以及影片所蕴涵的理念。因此,影片成功的关键在于取材。该片被认为是继《拯救大兵瑞恩》之后,大师级导演斯皮尔伯格的又一部发人深思的作品,而该片的原著,科幻大师菲利浦·迪克的同名小说,也是一部简短而耐人寻味的佳作。

 

故事讲述在2054年,人类培养出能够感知将要发生的谋杀冲动的预知生命体(precog),并将其应用于预防犯罪。在谋杀发生前,就将那将要犯下谋杀罪的人逮捕。在纽约,约翰·安德顿警官是这一系统的负责人,他对此深信不疑,致力于系统的实施推广。纽约谋杀案的发生率不久就降为零,国会决定将这一系统向全国推广。就在这时,安德顿突然发现precog预测到他将要谋杀一个陌生人。相信自己不会杀人的安德顿开始逃亡,并对预测犯罪系统发生了怀疑。他要在四面追捕中,查出真相,证明自己的无辜,改变被预测的命运。

 

情节展开至此,安德顿的怀疑是:预测系统能否准确预测未来?而如果预测的结果被看到或公布,又能不能被改变?这个疑问引申开来,就是一个极具普遍性的问题:人类能否预测未来,并改变自己的命运?

 

在古希腊悲剧《俄底浦斯王》中,被预见到将弑父娶母的王子被抛到野外去饿死,却为人所救。意外的幸存只是不幸存在的开端,时机到来的一刻,俄底浦斯在人生颠峰上发现一切正中命运的诅咒,于是自抠双眼,流浪异乡。流浪的盲人俄底浦斯,他的结局象征了人类之于命运的蒙昧和无助。

 

古希腊人对于命运的思考和悲观看法,在笛卡儿和休谟等人的哲学著作中被加以分析,成为一个关于存在本质和时空维度的根本性的悖论:如果人类能够预见自己的未来,并有意识地加以规避或利用,那么,较之被篡改的未来,被预见的未来就成为谬误,人类因此未能预见自己的未来,因而也无从改变命运。

 

在短篇小说《少数派报告》中,安德顿警官的怀疑和努力并没有逃脱这一悖论,一系列的惊险悬念之后,他主动地成为了一个谋杀者,并打算躲到火星上去度晚年。

 

在影片《少数派报告》中,斯皮尔伯格运用各种电影语言,更加强调了这一主题:影片伊始,汤姆·克鲁斯饰演的安德顿站在分析屏幕前,以宛如指挥乐曲般的动作分析着被预测到的未来影像,是一个遭遇真相前的盲目自信和迷信的形象;接着,影片便借他的工作对手兼情敌之口直接表达了系统本身存在的悖论;而影片中关于预测系统的构思也别出心裁,三个precogs成为宗教中天父三位一体的暗喻,工作人员被称为牧师,系统空间被分为天堂和地狱。在这里,影片借助宗教语言表达了人类想要掌握命运的愿望,并安排它在接下来的情节中遭遇嘲讽。

 

由于影片对于原作故事和理念的精彩演绎和精当阐发,小说的作者菲利浦·迪克如果地下有灵,应该不会对斯皮尔伯格或汤姆·克鲁斯有何不满,尽管当年,由于鄙薄好莱坞的媚俗倾向,他曾表示杀了他也不去好莱坞。

 

菲利浦·迪克虽然在科幻小说创作上成就斐然,堪称大师,但由于科幻体裁本身在文学中无足轻重的地位,他一直被排除在主流文学之外,以致遗憾终生。尽管如此,他依然强调,自己的创作受的是乔伊斯,庞德等文学大家而非一般科幻作家的影响,并成功地将自己的生存体验、哲学观和宗教观糅入到科幻创作中,写出了一系列既有深度又具消遣性,既超验又有现实意义的科幻小说,影响深远。

 

正是由于迪克的小说中玄思与幻想的结合,迎合了技术时代对人本主义的反思潮流,才获得追求卓异的好莱坞大导演们的青睐,纷纷向这位已故作家的作品中寻求灵感。大片在获得商业效益的同时,也引起了评论界对迪克的关注,一部关于他的新评传即将出版,科幻迷们也在竭力为其大师正名,要为他争取在主流文学史上的地位。这正是迪克生前梦寐以求的殊荣。当然,在好莱坞令人目不暇接的迪克热中,直接受益者的是他的儿女,我们看到他们和大导演大明星们合影时脸上骄傲而满足的微笑,要知道,他们穷困潦倒的老爸的一个小短篇《薪水》如今也能卖出200万美金的天价。据悉,同名影片将由我们熟悉的吴宇森执导。

 

为了让中国读者能同步领略鉴赏这位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小说家的历久弥新的佳作,与好莱坞的大导演们一起寻宝,江苏教育出版社引进一套20本迪克小说版权,目前即将推出第一批五本,《少数派报告——迪克短篇小说集》就在其中,一月份即可上市。看一看,或许你的眼光和斯皮尔伯格的不一样。


  Posted at  2005-12-07 19:57:02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