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欠猫的小屉子


Orlando    -[bookreview]
Time:2005-12-07

弗吉尼亚·伍尔芙,写毕业论文选择的作家,因而遍遍通读的作家。其实更愿意学港台碟片上的译法,叫她伍惠珍,感觉就像要好朋友中的一个,可以接近可以谈笑。然后,然后有一次,我们中的一个黯然神伤,另一个便写了小说来调侃劝慰。伤心不必为身为女性没有继承权而致钟爱的祖屋充公;小说当然要奇思妙想蕴意层叠令人读来捧腹掩卷沉思。

 

可是,所有的想入非非都已经是文学史上陈年的典故。伤心的朋友叫维塔,贵族出身的小说家,因为上面提到的原因写了一本书来抒发悲愤,然后出门远游。为表达思念与关切,伍尔芙便以她为原型,以书中对祖屋的描写为蓝本,创作了传奇小说《奥兰多》,被称为“世界上最长,最动人的情书”。

 

奥兰多是伊丽莎白一世时的贵族美少年,做过女王的侍卫。与一位俄国公主失败的恋爱使他大受打击,于是躲到文字的世界中去寻求解脱,遭到一位他所资助的诗人的戏弄,又被兔子模样的公爵夫人纠缠,为摆脱种种烦扰,他请命出使东方,在此期间,昏睡七天七夜,醒来后变为女人。之后永葆青春地活过十九世纪,找到了丈夫,并以“橡树”一诗一举成名。其传奇身世和诗作为二十世纪的传记作家们纷纷追逐。

 

有评论家把伍尔芙的小说分为戏剧小说和实验小说两类,认为戏剧小说是其社会评论的戏剧化移植,使她能通过作品中的人物曲折地表达自己对社会问题的种种看法。《奥兰多》当在此列。小说突破年龄,性别的限制,追随主人公三百年间的传奇经历,在轻松幽默的表面情节下,以滑稽模仿的方式重审英国文学史,提出了将在同期出版的评论<一间自己的屋子>里将正式讨论的男女性差,妇女与文学等严肃问题。因此,这部关于同性恋,换装癖和双性同体的小说对女性主义批评含义无穷。而后殖民主义则十分关注奥兰多出使东方的经历。小说出版的年代,同性恋、种族等问题正一起困扰英国,成为公众热点话题。由此看来小说又不乏讽世之社会意义。

 

关于小说伍尔芙有一个著名的比喻。认为它应该象一张蛛网,与生活既四角粘连又整体超越。《奥兰多》的小说结构精妙恰如蛛网。贯穿全书有两个主要意象:橡树与祖屋。一首致橡树奥兰多写了三百年,橡树可以说是奥兰多心理脉络发展的象征。祖屋繁复庞大,其构造与时间的年月日分法一致,365间房,52座楼梯和7个院落,是在时间上积累起来的英国历史与传统的象征。橡树装点了房屋,又依托于一旁。而奥兰多的成长也正处在传统影响和个性化发展的交互作用下。围绕这两种意象,小说的布局可以分出一层经纬。然而仅仅是一层而已。维塔评论伍尔芙的小说,认为总似迷雾一般。移步换景,我们还可以从迷雾中寻出重重经纬。

 

在女性主义尚未兴起之前,《奥兰多》一度被忽略。伍尔芙自己也戏称其为一个“玩笑”。近年来,随着女性主义文学理论的深入发展和后现代主义重读现代主义话题的提及,《奥兰多》愈来愈受到评论

关注,成为女性主义批评的典范作家的精华作品。96年又被拍成电影,我托同学在南京也买到一盘光碟。   

 

 


  Posted at  2005-12-07 20:04:14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