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欠猫的小屉子


Evelyn waugh    -[fragments]
Time:2005-12-08

(此为《二十世纪外国文学史》中的伊夫林·沃一节的部分草稿)

出身文学世家的Evelyn waugh最初表现出叛逆家庭传统的倾向。20年代早期就读于牛津大学时,他更感兴趣的是装饰艺术而非文学,但因成绩差而被迫离校,转入一家艺术学校,后来又做过小学校长,两年内被三个学校辞退。这一连串的挫折最终将waugh拨归正途,他迟疑地拿起笔,开始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四十年后,这个“英语文学史上最具摧毁力和最有成果的讽刺小说家,以及最伟大的文体家”回首当年,一言以蔽之:“我一开始是显然是个傻瓜。”

 

Waugh25岁时结束了他的傻瓜生涯,小说《衰亡》以其讽刺锋芒和叛逆姿态引起文坛关注。继之以《邪恶的躯体》和《黑祸》,风格如故,技巧与内涵篇篇推进,奠定了他作为一流讽刺小说家的文学声名。

 

《衰亡》是一部带有喜剧色彩的讽刺小说。描写天真直率的主人公paul被牛津大学开除后,进入社会开始自立的过程中的离奇遭遇。Paul在一连串混乱而堕落的事件中是一个被动的观测者和承受者:恶在滋生,善被惩罚,根本没有行为标准可以遵循;他生活在一个“离道德观和离童话一样遥远的世界中。”他是waugh喜剧中典型的叙事者形象:居中而立,无所不察,却又退避而求中立,被愤怒和荒唐感所围绕。

 

由于《衰亡》中的丑闻描写,waugh的出版商曾要求他删去某些场面,并在序言中加以否认。确实如doyle所言,小说粗读之下,会令人感觉waugh“在以最为轻率的态度,容许七宗罪甚嚣尘上,并欣赏邪恶堕落的胜利”。但进一步考察文本,就可以看出“在表面的荒唐和冷漠之下,存在着一个公平与正派的基本准则,与人类的思想与行为偏差形成尖锐对照。”anthongy burgess认为小说持续的魅力在于它内在的道德目标。如果不是基于一个西方文学中的大主题——正派的人在世界上寻求正义的权利——的话,很难想象《衰亡》能几十年来保持新鲜感和活力。

 

如果说狂野的喧嚣充斥了《衰亡》,那么《邪恶的躯体》却缠绕着一种无可解释的悲伤。Waugh 的第二部小说的一个奇特之处是读者无法在有罪和无辜间作出区分。因为已经丢失了对于传统价值观的信仰,《邪恶的躯体》中的adame symes是一个无辜的人,天真地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他所处的世界摇摆不定,仿佛在急流中,在飞艇上举行的狂欢聚会就是这种状态的象征。这种不稳定性还表现在小说的叙事中,没有太多连贯性的情节,从一个场景跳到另一个场景。 Adame的不稳定性也是战后一代英国青年的普遍特征,因此,“《邪恶的躯体》和《了不起的盖茨比》一样属于那一类似乎总结并界定了一个时代的小说珍品”。1980年,clive james在纽约书评上写道:它依旧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书之一。

 

Waugh 的第3部小说《黑祸》是以非洲为背景演出的一部闹剧。Azania 的国王在英国受教育,拿到了牛津大学学位,回国后准备励精图治,起用英国绅士seal来把他落后的国家带向现代文明。Seal 对文明的浅薄理解和seth追随seal的指导的盲目热情最终给他的人民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Waugh 在此并不是要通过azania国建设文明的失败来表明非洲国家分一杯文明之羹的不可能性,而是对现代性本身的一次狡猾嘲讽。这部狂野喧闹的喜剧,以更为辛辣的讽刺,贯彻着此前小说的主题:西方文化的浅薄鄙俗,制度的衰败与崩溃。以及充斥社会的野蛮。

 

Waugh的几部早期小说在edmund wilson看来不仅仅是讽刺佳作。他把它们排在20年代最好的小说之列。他说waugh的小说是英国作品中唯一可以与fitzgeraldhemingway的作品相比的:“它们不那么有诗意,不那么激烈,但它们属于一个更古典的传统。”另一位评论家,gene kellog对这几部作品也给予了特别好评:“它们具有如此生气,人们一读到,‘迷惘一代’以及所有困扰着一战后英国的悲凉空虚便犹如惊梦重现。”

 

由于waugh把现代社会描绘得混乱而盲目,他经常被认为是一个社会保守主义者。在接受一次采访时,他阐明了自己的立场。当被问道:“你认为把你称为反对派合适吗”时,他回答:“一个艺术家必须是个反对派。他必须站出时代的进程之外,而不是亦步亦趋;他必须作出一些对抗。”

 

Waugh 与现代社会的疏离导致他在1930年最终皈依了天主教。这在他的一生中是个重要事件。Waugh第一次婚姻的破裂起了刺激作用。他在寻找一个秩序和稳定性的焦点,而这种稳定和秩序曾经为结婚誓言和道德感所强调。

 

新建立起来的宗教信仰首次反映在1934年出版的《一捧尘土》中。这部带有较多自传色彩的小说追溯了tonybrenda的婚姻在brendajohn beaver通奸后的破裂过程。Brenda的婚外情受到她在伦敦的世故朋友的鼓励。小说的最后,绝望的tony为摆脱烦恼到非洲的丛林中旅行,被一个酷爱迪更斯的老人捕获,从此留在密林中为其诵读迪更斯的小说。

 

 

 


  Posted at  2005-12-08 09:30:13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