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欠猫的小屉子


立春    -[fragments]
Time:2009-02-06

是前天还是昨天?前天。天气不再是无法忍受的冷。过完年回到南京,看到楼下大门旁的腊梅,觉得这里还不错,因为有了对比。家乡小城什么都是山寨版的,一下雨路面便泥水斑驳。而且很冷,南方人没有用暖空调的习惯。

因为搬了办公室,上班不再从云南北路过,走的是几条小巷子,这也是印象改善的原因之一。巷子里路面干净而微润,两旁有树、围墙,还有暗香浮动,看不到腊梅在哪里,但也不必寻找,只是匆匆走过。云南北路上有一两家店铺前常年脏水沥地,路狭处还竖着个垃圾桶。路边的树也只是快掉光皮瘌痢头般的法国梧桐,一年里有半年时间撑着铁锈色的枯叶和刺果,到了春天还飘刺毛絮。我在那条短短几百米的路上每天往返走了五六年,因此对南京的感觉整体下矬,却没想到几步之遥的岔路小巷竟然是一个佳处。我是多么容易满足啊。

抄录一段本乡九九歌颂春,并以飨对本猫家乡方言有浓厚兴趣的某人。

一九二九,双手不离袖

三九二十七,门前倒挂笔

四九三十六,夜眠水上宿(xiu)

五九四十五,黄狗冷得唔啊唔(eng)

六九五十四,老皮生嫩刺

七九六十三,行动脱衣衫

八九七十二,黄狗寻荫处

九九八十一,犁耙一起出

09年上班的第一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干的都是杂事。明天是周末,希望能坐定下来解决一点文债。


  Posted at  2009-02-06 20:46:00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